海拔最高的“安监人”


在新疆叶城县,有一支由当地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组成的安监工作人员,被称为海拔最高的“安监人”。这支安监队伍虽然人数不多,但他们艰辛的付出,为当地群众和企业筑起了一道安全屏障。

5月13日,记者跟随叶城县安监人员深入昆仑山山脉腹地的一家铁矿厂,这里海拔约为5000米。真实感受并记录下了海拔最高的“安监人”的安全监督监管生活。

检查一次,历经四季变化

5月13上午8点钟,我们从叶城县城出发,向南沿219国道向西藏阿里的方向行驶,前往昆仑山山脉的腹地的一个铁矿。从叶城出发时,天气晴朗,阳光很温暖。

阿尔克斯山的山路

8点45分,我们到达了柯克亚乡,这里是山脉脚下的一个小村庄,经过这个小村庄之后,我们就得准备上山,路途变得越来越难走,颠簸不止。沿着山体盘旋而上,几乎都是“Z”字形的山路。路只能走两辆车,不到10公里的上山路,我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。

经过一个小时后,我们颠簸着上到了山顶,这座山叫“阿尔克斯山”,海拔3150米,山顶上几乎被积雪覆盖,山路上的车轮下,是结成了块状的积雪,山上还下着大雪,路面很滑,一不小心,就可能滑下山坡。我们仿佛突然走进了冬天,大家都加厚了衣服。

冰天雪地的山路

在缓慢下山的过程中,随着海拔的降低,天气突变成了下雨天,豆大的雨点下得越来越大,山路立刻泥泞不堪。“我们又走进了夏天。”有人这样说。

11点20分,我们到达了库地检查站,天气又开始好转,车里很闷热,大家不得不把加厚的衣服脱下来。

检查海拔5000米的铁矿

到了下午3点钟左右,我们到了这家铁矿职工的生活区,位于狭长的河谷地带。其实,生活区离铁矿的矿区还有10公里远。在这里,手机没有一点信号。

在往铁矿区的路上,叶城县安监局局长杜宏星一直提醒大家,到了矿区之后,不能跑,不能大声说话。他说:“这个铁矿的海拔5000多米,我们已经习惯了,大家很少到海拔这么高的地方,所以不能跑。”

铁矿厂里的露天采矿点

由于山路狭窄陡峭,到矿区的1公里路只能步行。我们步行到了一半的路程之后,已经有人快喘不上气来了。我冷得全身发抖,感觉寒气渗入骨子里一般。我向同行的叶城县安监局工作人员要了一件绿色大衣披在了身上,这才暖和了很多。

随着海拔的上升,脚下的雪越走越厚,甚至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。据安监员唐述祥说,该铁矿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开采以来,他们每年都会不定期地对该矿进行安全检查,要求该铁矿的负责人对工人进行培训,安装卫星电话,以方便工人之间联络,但因为海拔太高而无法安装。

去铁矿厂的山盘旋山路

张磷负责该铁矿的后勤管理和运输,同时他也是该铁矿培训的安监员。他说,在海拔这么高的矿区,他们专门派了一位专业医师,负责定期对工人进行身体检查。

一天最多只能检查一个矿点

其实,路途的遥远并不是叶城县安监人员最大的困难。“矿点多,分散,面积广”才是他们最大的困难和障碍。目前,叶城县有大约100多家企业,而专职的安监人员却只有5名,这同样也是基层安监工作中最大的瓶颈。

铁矿选矿厂里安监员在检查

叶城县安监局局长杜宏星说,安全检查是一项细致的工作,矿区的每一处,都可能存在安全隐患。这就要求安监人员在对每一个矿区进行安全检查时,不能走马观花。杜宏星说:“我们一天最多只能检查一个矿点。”

当天,叶城县安监局工作人员对该铁矿的雷管放置点、采矿点的浮石、工人的安全装备、矿区安全设备和车辆运输等全过程进行了检查,没有发现较大安全隐患。

安监员唐述祥说,由于该矿是露天开采,在开采过程中的安全隐患并不大,主要是要把炸开后的浮石处理干净。

安监员检查电机

等检查完后,已经是下午5点了,我们下山返回。上车后,我还穿着大衣,坐上车还是觉得冷。在翻越阿尔克斯山时,山上大雪纷飞,车道难行,车轮打滑,司机减速慢慢地向山下行驶。

晚上9点钟左右,经过4个多小时的行驶,我们才走下山,到了山下路面平坦的安全路段。

晚上11点整,我们返回到了叶城县。这一天,记者随同叶城县安监局工作人员只检查了一个矿点,前后坐车近15个小时,翻越一座大山。在矿区海拔5000米的山路上,步行1公里。这也就是当地安监工作人员常年走过的路。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