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盆地高反”——海拔恐惧的神经质


返程途中记述沿途景致,如同文章倒叙手法,对熟悉这条线路的读者,会有一种反弹琵琶的感觉。

从德令哈到西宁,要走G6高速。数字和编号会抹杀感性色彩,如果揭示出两个概念给人的印象便会截然不同:一是G6高速就是京藏高速,是北京到拉萨的交通大动脉,从北京、呼和浩特、银川、兰州一路伸展过来,串联起许多大城市。你耳熟能详的青藏公路就是其中的一部分。二是这条路从德令哈到青海,将穿越柴达木盆地。这是中国海拔最高的高原盆地,多样性地貌让沿途风光绮丽,景色诱人。戈壁,草原,湿地,雅丹地貌,丹霞地貌,应有尽有。

汽车在高速上奔驰。大野无际,蓝天翔云。沉沉一线,随着地势起伏如悠扬的旋律,让枯燥的驾驶成为享受。路边的湖泊频频闪过,映出青山的倒影。牧草深深,到此才能真正勾起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诗情;一群野骆驼被护栏阻隔过不来公路,远处几匹野马在山脚下追逐。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”,好像专门为你铺设了这条高速路。车少如太古,路长似小年,近千里路段连个监控器也没有,连日疲惫的驾驶员喜不自胜,反复咏叹今天行车是“司机的节日”。

“高原盆地”是个似嫌矛盾的名称,虽然是盆地,但位置在高原,因此对柴达木的海拔高度切不可掉以轻心。从德令哈到西宁市,手机上的海拔仪显示一直在3100~3900之间。我曾有过高原反应的严重教训,到大柴旦已经有明显的缺氧感觉。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便自觉收敛起大呼小叫,两眼盯着海拔仪,祈祷着尽快降到3000以下。但终未如愿,一路上指针都在3300米以上跳动。

到西宁自然绕不开青海湖——那是它最体面的一张名片。水色天光,绿草白帆,八月的湖畔,依然鲜花盛开。但毫无疑问,此前游览的赛里木湖先入为主,大大削弱了青海湖的吸引力。不菲的门票、船票和停车费更让人兴味索然。阅历丰富的止戈君知道一条终南捷径:驱车向右,缘湖岸绕行。有许多濒湖的藏民牧场。花费不多,既可亲水,又能拍照。骑红鬃骏马,驾沙滩摩托,最可尽兴。大家一致同意,果然如其所言,青海湖之游因此掀起了狂欢新高潮。

西宁有“夏都”之美誉。因为祁连山脉的那一边曾有过西夏王朝的二百年统治,很容易让人误解它是“西夏故都”。其实不然。西宁称“夏都”,意为“消夏之都”。七八月份全国都在酷署之中,但西宁平均气温只有16、17度,八月最高气温也只有28度,是最宜避暑消夏的胜地。但有一利必有一弊,西宁冬天是十分恐怖的季节。

21年前初访西宁,城市破弊,街市冷落。托熟人关系到厂家买了一件“白唇鹿”名牌毛衣,兴高采烈了很长时间。今日入西宁,但见高桥回环,大厦鳞次。夜来灯光通明,车流不息。街头伫立,恍若隔世,顿生不尽沧桑之感。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